QQ交流群

320329799

305165954

184129865

101257833

140135403

146136058

108169116

139123161

112171963

188090122

252067292

164051498

249096029

255092824

173105739

156074222

216087067

115336695

136190542

258120027

199245497

192172040

426904267

434117579

136592784

421906953

421906846

425905646

微信

医汇心血管学术 > ACE进一步评估 阿卡波糖能否干预心血管终点

ACE进一步评估 阿卡波糖能否干预心血管终点

发表于 2014-10-09 14:39:46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 吴永健  ACE研究即将在中国启动,这是一项由心血管领域和糖尿病领域专家合作,通过对IGT人群进行血糖干预预防心血管终点的大型研究。如果ACE研究获得预期的结果,必将影响糖尿病前期合并心血管疾病患者的诊疗模式,为心血管疾病二级预防提供更多途径和思路。那么,ACE研究基于什么样的基础?其合理性是什么呢?   糖尿病与心血管疾病,一枚硬币的正反面 众所周知,心血管疾病已成为糖尿病患者的首要死亡原因。对糖尿病患者而言,心血管疾病死亡风险远远高于所有其他死亡原因的总和。而且在心血管疾病患者中,糖耐量异常者普遍存在。欧洲心脏调查显示,在冠心病患者中,71%均存在糖代谢异常。而在中国心脏调查研究中,这一比例高达77%。 控制血糖能降低心血管终点吗? DCCT和UKPDS研究结果显示,血糖干预可显著减少微血管并发症, 但对大血管并发症的预防并未得出理想结论。幸运的是在DCCT研究的后续观察(EDIC)中,参与随访的1394例1型糖尿病患者强化治疗组却得出了心血管事件降低50%的可喜结果。但在今年2月,ACCORD研究却因为强化血糖干预(HbA1c 为6.4%)增加病史为10年的老年糖尿病患者死亡率,而被迫提前停止,使心内科医生在心血管疾病的血糖干预方面处于彷徨、困惑的状态。   虽然目前的证据似乎仍使人困惑,但至少给了我们很有意义的启示,即干预血糖的时机及其长期性可能是患者能否获益的关键。另外,对于高危老年患者,单纯强调强化控制似乎也并不可取。   ACE研究的立足点——选择IGT人群作为干预的对象 丹麦有一项非常著名的研究——STENO-2研究,多数临床工作者对此并不陌生。这项研究虽然规模不大却取得了非常理想的结果。STENO-2首席专家 Peter Gade指出:“STENO-2的心血管益处主要因为一旦发现微量白蛋白尿,即在疾病进展非常早的阶段,就开始进行干预治疗。”可见早期干预的重要性。有研究提示,在IGT阶段,心血管风险已与糖尿病相似,血糖继续升高到糖尿病水平,整体心血管风险的增加有限。因此在糖尿病阶段再通过降糖降低心血管风险,可能为时过晚,从而失去糖尿病前期这一可能的最佳干预时机。因此,选择IGT人群不能不说是ACE设计者的智慧。   ACE研究中IGT的干预手段 阿卡波糖是目前唯一在糖尿病前期和糖尿病阶段均有心血管益处证据的降糖药,其安全性和有效性在长达十几年的使用中也被充分认证。2002年STOP-NIDDM亚组分析显示,阿卡波糖能使IGT个体高血压发病风险降低34%,心梗风险降低91%,任一心血管事件风险降低49%。2004年发表的MeRIA荟萃分析也显示,阿卡波糖可使2型糖尿病患者心梗风险降低64%,任一心血管事件风险降低35%。ACE研究正是基于阿卡波糖这样的优势所做的选择。   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ACE研究能够获得理想的结果,从而为血糖干预与心血管疾病勾画出更明晰的关系图。   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
评论
热门会议推荐
申领学分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49153号-2  京ICP证140305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4544    联系E-mail:admin@zgheart.com

友情链接 医汇心脏健康网 阜外医院 掌上医讯 心内科 中国医师协会 宁夏健康网 健康时报网 互动吧 疾病大全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加速乐